超级短线

[研究]新型智库的功能特性与目标取向

2020-07-10 13:13

超级短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大变革中抓住发展机遇需要发挥高端智库的使命职责。当前,政府在充分挖掘治理主体能力、应对公共领域挑战以及提升公共政策品质的同时,还需要对国内外环境变化与发展趋势做出及时反应。为此,新型智库需肩负起新时代赋予的历史性任务,这主要包括理论储备、趋势判断、应急对策和优化机制四个方面。

  理论储备

超级短线未来预测与当下分析在智库研究的视野中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新型智库研究应在这两个向度上进行延伸拓展,以此时与未来两个维度设置自我研究重心与系统规划。这种前瞻性研究可以区分为远景、中期与近期这三种类型。

超级短线关于未来远景的分析,应立足全人类发展的视野,寻求对现实问题化解。此类研究的现实价值在于,提供一个统筹个体、群体与整体的社会行为规范。

中期研究应以对现存政治、经济与文化道德的生成与演进机制作为基本立足点,以逻辑推理与实验模拟等科学方法对现有体制的未来发展方向做定位。中期的研究借助于现有理论形态来确立实然走向应然的有效路径,以未来的风险规正现有发展模式,是其价值体现的又一方式。

超级短线近期研究的关注重点在于体制机制在现有发展模式之下,涉及现有发展模式的合理性与有效性的论证。近期研究以现有体制运行的风险、潜在冲突与治理机制建构为核心,这种理论储备对现实社会的治理与体制机制的修正完善至关重要。

超级短线储备的理论是一种与政府决策资源的潜在互动,借助于理论推理与实验性模拟得以保持存在。这种理论储备的存在合理性在于,社会总体发展趋势的理论判断与理论呈现,是对政府决策滞后性的一种有效补充。应当明确,新型智库建设必须推助当代中国建立起“丰富的理论储备先行于决策”,才能避免有限理性与价值偏好的影响,并做出最优化的治理选择。

  趋势判断

超级短线发展趋势预判的最高追求是准确预测发展趋势,但社会发展的复杂性使这种准确性的达成非常困难。那么,智库研究中对自我预测准确性的判断,即如何确保自己的预测与未来发展趋势尽可能契合,是智库面临的一大难题。

超级短线国家治理需要确定精确、科学合理的有效决策,而智库对这一问题呈现的是多角度、多层次与多维度的解决策略。在国家决策这种“一对多”的决策资源汲取中,智库成果之间就不是绝对的互相取代,而是各种思想、观念与策略选择相互争论与交锋的过程。智库与智库就某一领域或某一重要问题的研究成果之间的争论与交锋,使各具特色与风格的研究共同趋向于社会发展的现实,这也就是国家决策可以吸取的最重要的资源。

超级短线预测型研究是在鲜明的风险意识与危机意识指导下展开的,潜在问题导向是核心特征。对应的社会现实是以往中国社会发展中“问题等待对策”的困境,也是对当前研究机构常常失语于问题解决的一种反思与超越。智库必须在社会发展中先于实践研究风险的可能性,并对如何化解此类问题有充分的讨论,而不是停留在“问题等待对策”的被动境地。

超级短线这种预先治理的有效性首先依托于对未来趋势判断的有效性。计算机技术与网络发展、无线通信及大数据采集运用的可能性、世界发展态势的技术监控、传播体系的革命性变化,提高了人类的预测能力。所以,预先治理已经从更多带有直观臆测、逻辑推演向科学化方向发展。

  应急对策

当前中国社会现实问题的有效治理是智库建设的现实基础与直接动力,也是智库之间竞争最激烈与最显性的领域。当前国家推动的社会管理创新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也都有具体问题化解的现实目的。新型智库要想对社会现实问题给予有效回应,并在社会重要问题的解决中有所建树,除了要开展扎根社会的卓越研究之外,还需要长期关注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与发展趋势,着力于预先治理的研究。

一类是长期被社会关注、引发广泛的讨论、成为热点的现实问题,但这种问题可能没有最直接的现实利益冲突,政府对此类问题可能尚未采取措施进行治理。此时智库就需要进行跟踪研究与预警研究,以寻求系统的化解策略,为此类问题的治理积累理论。

超级短线二类是已引发广泛社会关注,在问题中也包含了具体社会群体的切身利益冲突,但这种利害关系存在的方式与冲突程度并不强烈。对于此类研究,智库应该关注新的发展变化,以稳定策略探讨为主要方式,此类问题包括城乡差距、分配机制与社会分化等问题。

超级短线三类是问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并且利益与特定群体的关系紧密,利益冲突与法律或国家大政方针相关联,其中有可能涉及利益侵害等法律问题。此类问题需要着力探讨如何即时控制剧烈冲突,不再度激化矛盾,并研究后续解决的层次化策略,以体制机制建构来防范此类问题再度发生。

四类是这些问题并未引起社会关注,但却已经在局部或特定人群中累积了大量的不满与矛盾,并随时都有引发冲突的可能性。对此类问题,智库应该以问题的彰显与矛盾的分析为重点,把问题通过智库成果呈送给政府管理部门与公众,引发社会关注,并对其进行及时跟进,监测矛盾发展态势,多方收集信息,开展模拟治理对策的研究。

超级短线五类是累积衰朽性问题。此类问题的社会显现,常常以挑战人类价值底线的行为呈现在公众视野。对于此类问题,智库研究应着眼于对这些问题产生的社会机制进行深入分析,厘清行动逻辑,以系统性与整体性思维来研究衰朽的问题体制、机制与根源,并诉诸社会体系再造的宏观策略。

  优化机制

超级短线智库重点关注的社会整体品质的提升,具体而言主要在于现在的政治体制、经济体制与文化体制的优化研究。这种优化研究的逻辑在于现存体制还有诸多优势没有发挥出来,还有许多资源没有被有效利用。从理念上来看,体制具有较为完善的目标与清晰的运作程序规定,但在具体的条件下,体制并未达到优化的状态,体制内各要素之间、体制与整个社会系统之间以及体制与具体的社会事物之间,还存在不尽协调的部分,以至于现有体制机制的效能并未得到有效发挥。

当前,社会政治经济与文化体制优化提升的动力来自政府与社会的创新理念与实践:一是政府自身的公共理性所推动的自身品质、能力与精神境界的提升,这是一种政府革新的内在动力;二是社会公共事务发展、大众传媒的革命性变革、公众自我权利意识的增强等在客观上要求政府进行革新。在这种外在压力与内在动力二者的共同作用下,政府必须进行全方位的创新。但除自身努力之外,还必须借助于外脑即特色智库的力量,凭借理论研究的优势去协助政府提升政府文化、政府职能、组织管理、技术革新与执政能力。

超级短线首先,智库要立足自我所在区域,为政府的观念创新探讨行之有效的思路与对策。其次,智库要有应对时代发展要求的主动精神,推动政府把创新与政府工作的改进视为一种常态。再次,对当前政府自我管理机制与方式的僵化进行系统的调查研究与理论分析,为政府创新提供清晰的着力点与抓手。最后,还要对政府的事务与业务进行归类,做统筹分析,审视政府工作时间投入的分布。智库应跳出政府视野的局限,对政府处理的具体事务、职能设置、任务分配与高效政府标准进行比照分析。

  (作者单位:青岛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孙惠贤(QY002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