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短线

美国内部危机源自“全球化”?这“锅”甩得有点没道理

2019-07-19 08:4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当美国指责“全球化”降低其制造业竞争力的同时,德国制造在全球市场上依然很有竞争力。在中国,奔驰、大众等德国品牌汽车随处可见。千龙网记者 李贺 摄)

当前,部分美国政客和舆论动辄便将美国贫富差距拉大等问题归咎于全球化,称“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导致美国制造业竞争力大幅下降,大量稳定而优渥的工作岗位流失,而中国却从中获益并造成美国中下层的苦难”。但是,从全球比较视角出发,美国并未像其所表述的那样“吃亏”,同样是参与全球化的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也并没有遇到美国类似的发展问题。

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美国的获益是无疑的,其所谓“吃亏”的说法是特朗普政府片面化解读相关数据的结果。以中美贸易为例,实际上,特朗普政府对美国与中国贸易逆差的计算并不可信。如,从货物贸易看,对中国逆差占美国总逆差的50%,但从增加值统计,该数字则降到16%,而且中国出口的国内增加值部分中还有一部分是美国投资获得;从服务贸易看,美国一直处于顺差,而且优势不断扩大,从2006年至2016年,美国是中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10年间增长了33.7倍;从投资看,美国既是对外投资大国,也是利用外资大国,美国资本通行世界。作为净债务国,却一直有正的国际投资净收益,规模甚至多达6万亿美元。同时,美国在中国还拥有大量直接投资,年均收益超过20%。美国之所以非议全球化,主要还是要为“美国优先”的政策张目,并借此打压其他经济体的发展,以维护美国的经济霸权。

美国把它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都丢给“全球化”背锅也是缺乏依据的。超级短线譬如,作为同样参与全球化的德国,国内的贫富差距也没像美国那样明显,在制造业方面依然很有竞争力,在全球3700余家制造业隐形冠军企业中,德国就拥有1300余家。埃里克·莱曼和戴维·奥德兹也在《德国的七个秘密》一书中指出,当美国制造业占GDP份额降至13%时,德国制造业占GDP份额仍高达21%。有研究在对比美国、德国经济思想与发展理念的基础上指出,美国的问题主要还是处在自身,跟全球化没有必然联系:美国在全球化进程中脱实向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中下层信贷福利难以维系;德国在不断开拓全球市场的过程中,却在金融方面保持克制,保持了制造业竞争力,使本土员工共同获益。其实,不止是德国,同样作为发达国家的瑞典的相关数据也说明,美国所面临问题的根源在其经济体制方面,而不是什么“全球化”。比如,最富有的20%人群,在美国掌握的财富超过80%,而在瑞典只是30%,可见,美国经济制度在“再分配”方面是存在问题的。

超级短线综上可见,美国把其国内的发展问题推给“全球化”来背锅既是没有道理的,也是违背事实的。

(参见:《美国贫富差距拉大要怪全球化?看看德国模式》《“喊亏”的美国才是全球化最大受益者》《蔡昉:美国在全球化中受益 但收益不能被劳动者共享》等)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