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短线

金钱+政治,美式民主选举的虚假一面逐渐暴露

2019-05-31 15:1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QQ图片20190531151215

(金钱政治暴露美国民主选举虚假的一面。图片来源 新华网)

超级短线一直以来,美国都自诩为民主的灯塔,给自己贴上“民主”“平等”的标签。但现实情况是,近年来金钱政治主导的民主选举造成大批民众被排斥在政治过程之外,无法实现自己的政治权利,普通美国人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日渐减小,美式民主选举的虚假一面逐渐暴露。

高额选举费用大大提高了参选门槛,美国的民主选举已沦为金钱游戏。选举的本来目的是表达选民意志、确定政策方向和选择合格的领导者。但是,美国的金钱政治却扭曲了民意,把选举搞成了有钱人才能参与的游戏。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花费的选举费用越来越多,从2004年的7亿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0亿美元、2012年的20亿美元。2016年美国大选总共花费66亿美元,选举费用不断攀升。此外,2002年到2014年间举行的4届中期选举,分别花费21.8亿美元、28.5亿美元、36.3亿美元和38.4亿美元,2018年则达到创纪录的52亿美元。根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的分析,如果这笔资金分派给435个众议院席位和34个参议院席位,平均每个席位的选举费用达1104万美元。2018年举行的得克萨斯州参议员选举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豪华的国会议员竞选,其中仅民主党候选人贝托·奥罗克一人就筹集了创纪录的6910万美元。超级短线高额的选举费用大大提高了参选门槛,排除了绝大多数人参加竞选的可能。

巨额捐助者通过金钱控制美国大选,成为美国大选的最大受益者。在美国进行政治活动,时刻都离不开金钱。因此,筹款成为所有美国政治人物的首要任务。近年来,美国不断放宽对政治捐款的限制。美国法律此前规定,每个竞选周期内个人对联邦候选人的捐款上限为4.86万美元,对政党捐款上限为7.46万美元,总额12.32万美元。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14年做出裁定,取消个人对联邦候选人及政党参与竞选活动最高捐款总额的上限。这意味着,富人可以没有限制地向自己支持的政客捐款。除直接向竞选人提供政治捐款外,美国富人和企业还可以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来进行政治捐赠,并从中获得丰厚回报。超级短线据美国财经博客网披露,2007年至2012年期间,在政治方面最为活跃的200家企业共耗费58亿美元用于联邦竞选捐款,而这些公司却从联邦政府的生意和支持中得到了4.4万亿美元的回报,占美国个人纳税者向联邦政府所缴6.5万亿美元税款的2/3。这意味着,企业为影响美国政治花费的每一美元可以获取760美元的回报。

游说活动暴露美国金钱政治的本质。政治游说是美国政治过程的一个环节,是各个利益集团发挥影响的合法形式。各种利益集团雇用说客,对国会议员及其助手进行游说,影响法案的制定和修改,谋求自身利益。40多年来,美国游说业发展迅猛,呈爆炸性增长态势。1971年,美国仅有175个注册说客,到1981年增加到2500个,2009年又增加到13700个。这意味着,平均每位美国参众两院议员身边,就有20多名说客出没。据不完全统计,在华盛顿的游说公司约有2000多家。利益集团在说客身上的花费与日俱增,1998年为14.4亿美元,2011年已狂飙至33.3亿美元,14年时间增长幅度达131%。高额游说投入带来巨大回报。2005年,医药业的年游说费用为3.25亿美元,但从布什政府通过的有关法案中可以受益1390亿美元。只有财力雄厚的富人或企业才有能力进行游说活动,才能发挥政治影响力。游说制度充分说明美国政治是有钱人的政治。

当前,美国的金钱政治,正犹如宇宙中的黑洞,是一个强大的引力场,把势力所及的大量资本吸引过去,从而使既得利益的政治团体更加强大,形成一个“金钱+政治”高速循环的漩涡,把美国民主选举带向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超级短线(参见:《金钱政治暴露美国民主虚假一面》《美国金钱政治的“黑洞”效应》《美国大选尽显金钱政治本质》)

1538199157762

责任编辑:甄一蕴(QY0020)

相关阅读